Loading...

薄荷叶

地区: Taiwan, PRC 中国台湾
档案:
 ⊙薄荷叶团史
  
    1998年10月成立于文化大学词创社。团员为小倩(吉他/主唱),语桐(吉他),冠伶(贝斯/主唱),君霞(鼓),组团初期的乐风为Folk Rock与Punk。
  
    1999年开始参加Spring Scream和野台开唱、仓库摇滚等大型音乐祭,并开始在台北的Live House表演。
  
    2001年暑假开始录制薄荷叶首张专辑,起初在脱拉库练团室由国玺和宗佑免费操刀,后期转往NOIZ完成后续制作。
  
    2002年四月小白兔唱片正式推出专辑《凉》,贝斯手冠伶也在同时退出薄荷叶,为了专辑宣传,坏女儿贝斯手戴子加入成为新团员,为薄荷叶带来一股清新的力量。冠伶则转往牙套继续发展其音乐生涯。
  
    2002秋天,有感于鼓手君霞工作与乐团兼顾不暇,团员们一致决定另觅新鼓手,而在野台开唱帮薄荷叶代打的凯同(当时为 Tizzy Bac鼓手)自此便加入成为团员。
  
    2003年初,薄荷叶为来台演出的女歌手Cat Power暖场,同时贝斯手戴子决定在坏女儿好好发展,语桐的妹妹晴宝成为新贝斯手。薄荷叶团员致此大致底定。
  
  
  ⊙凉凉的薄荷叶
  
    薄荷叶的音乐直爽中带有深沉复杂的婉约意境,歌词内充满了对现实的矛盾与不安,时而愤世嫉俗,时而云淡风清。声音的表现恍若微微颤抖的苍白少年,有时清脆甜美,却又常常声嘶力竭。吉他的演奏在语桐的巧手下为薄荷叶本身筑起一道厚实而坚固的音墙,在墙之上,吉他的音符泼洒出优美而华丽的图像,隐隐却又牵动起令人悬然欲泣的凄美之情。富有续聚张力的声音与吉他,搭配强有力的鼓击、轻巧流畅的贝斯,薄荷叶的音乐正朝向未可知的光亮与黑暗中,急速前进。
  
  
  ⊙薄荷叶很不乖。
  
    我并不了解这团名的典故,因此也不明白她们应该服从我哪一种想像才叫乖。
  
    但事实很清楚,他们跟一般人(包括我)看到听到薄荷叶会想到的,关于神话故事、关于清凉提神、关于治疗癌症都不太一样。
  
    我记忆中的乐团薄荷叶很遥远,远在圣界还在的某个假日午后。在台北独立摇滚圈中他们似乎颇有地位,只是我没弄清楚状况。不乖的论证,是我在她们新专辑《Taxi Room》自以为从“有什么是真的”这类的歌中听出某些类似我爱团如Throwing Muses与Helium 那让人生命中心轴线随之倾斜的质素。中文系毕业主唱林倩,声音里有种坚毅硬干的精神,显然违反我浅薄的想像。我忽然了解我是老人,任何能复兴我关于曾经“低传真与噪音墙”独立摇滚情感的东西,原来皆能迅速收买我。我同时想着如果这伙人发迹在英国,喜性炒作的NME等传媒会怎么形容她们?仔细想想,以此刻薄荷叶的阵容,其中有曾获海洋音乐祭独立乐团大赏的88颗芭乐仔前吉他手钟语桐、有拿下同一大奖的Tizzy Bac前鼓手郑凯同,不正符合“Indie Supergroup”的说法!
  
    当然他们是名不虚传的。比方由反覆吉他乐句领着灵巧步伐的“苹果有罪”时而垫着背后灵般的合声兼又穿插爵士鼓,曲式诡异;“沉默的房间”更像是想要改玩Rockabilly却被怨灵一路紧紧附身。这样的气氛到后来的“纪录片”居然啦啦啦起来,真是气人又醒脑的怪招。
  薄荷叶很不乖,他们自己应该也知道。
  
  
  ⊙认真创作,轻松玩团
  
    薄荷叶这个团最奇怪的地方是,他们每个团员都有旺盛的创作力,写歌,练琴都不会怠慢,进了练团室也不会乱打屁,根据主唱小倩的说法是“觉得打屁很浪费钱。”成团三年来,写的歌很多,也获得不少好评,在创作方面算是相当活跃的乐团;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却不会主动地到处接洽表演,“因为觉得不好意思”有的时候太久没表演,还是不好意思去排表演,就只好参加比赛,唱个一两首歌过过瘾。问他们怎么规划自己的团,怎样经营歌迷,你就会得到一副茫然的表情。或许正因为他们总是这么随兴,所以曾经有主流唱片公司对他们表示兴趣,后来也不了了之。
  
    “三年之凉” 文大词创社是薄荷叶的摇篮,不过随着时光流逝,他们也已经一个接一个的离开学校。全团唯一的男生钟语桐,同时也是88颗芭乐籽的团员,收敛起剽悍的吉他连环扣,弹得时而俏皮,时而梦幻。主唱小倩负责大部份的词曲创作,在歌曲里抒发她的一些生活心得和突如其来的异想。因为小倩本来就是一个感受细腻的女孩子,念的又是中文系,所以在歌词方面有很不错的表现,写的大多是一些私语独白,从不流于俗套,有创意又容易亲近。鼓手君霞是第一个变成上班族的团员,她也是目前全团唯一的上班族,有时候会Cover一些乐团的支出,她的鼓点总是不按牌理,常有出人意料的表现。至于贝斯手…第一代贝斯手冠伶刚离团,现在的贝斯手是坏女儿的戴子。 薄荷叶闻起来凉凉甜甜,让人忍不住咬一口,舌尖的触感却是刺辣辣的,带点苦涩。薄荷叶的声音也有这种复杂的表现,乍听之下的甜蜜,隐藏了焦躁不安的情绪;第一次与薄荷叶相遇的场景犹在眼前:吉他手刷着密密麻麻的扣,热掀起温暖又热闹闹的音乐旋涡,把满天星斗都吸进狭小的地下室,小宇宙快转,贝斯有条有理的添加薄荷香气,随着小个子主唱的甜美的歌声,自爆。不可讳言地,小倩是很有能量的女孩子,后来才知道她有躁郁症的倾向,唱歌的时候流露出的甜美,是出于她对歌唱的热爱,至于神经质的表现,则是易感的灵魂使然。
  
    “录好专辑是个奇迹” 之前已经提到过薄荷叶随兴玩团的态度,不难想像录音这项大工程对他们的困难和不可思议。一开始他们会录音,是因为钟语桐录完了88颗芭乐籽的专辑,觉得录音让他们受益良多,就开始鼓吹团里的三个女生录音,“如果有完整的作品出来,应该可以得到更多听众的回应,这可能可以让她们这些女生对薄荷叶的作品更有自信。”多亏文大的学长张国玺帮的忙,录完鼓和贝斯之后,脱拉库有事要忙,所以他们就找到NOIZ录音室完成剩下的部份,在天时地利人和还有种种因缘巧合之下,专辑居然平平安安的录完,没有受到有限的预算和贝斯手离团而影响进度,问到录音中最大的困难,钟语桐说:“团员之间要保持良好的沟通真的蛮重要的,尤其是因为现在大家都各有各的生活圈,有时候很难去抓录音的方向。”听到这样的答覆,实在让人觉得今天能听到“凉”是个奇迹…还好这个奇迹真的发生了!
(更多)
关注TA 播放艺人电台
  • 试听

    流放地

    总体评分

    2009-11-28

  • 试听

    的士房间

    总体评分8.8

    2005-05-01

  • 试听

    总体评分

    2002-02-01

我来说两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新用户 注册虾米帐号

54条简评

123456 下一页 (第1页, 共54条)
Top
Host: , Process All 0.2568s Memory:5808.07k